全书网 > 玄幻小说 > 近身狂婿 > 第九百三十五章 唐梦摊牌!
    面对妹妹如此丧心病狂地表态。

    梁薇却依旧神色不改。

    她了解妹妹。

    也知道妹妹是个怎样的女人。

    她说得出,就一定会去执行。

    只不过在这个问题上,她恐怕就没这个能力说到做到了。

    梁叶两家联姻,不是凭妹妹一己之力可以摧毁的。

    她甚至稍微有点风吹草动,父亲就会一巴掌拍死她。

    两家联姻,有关两个家族的未来。

    更是对全盘计划的前瞻性勾勒。

    如果妹妹真的不顾一切地去破坏这门婚事。父亲甚至有可能将她扫地出门。

    “我给父亲打招呼。就是不想你玩火自焚。”梁薇口吻平静地说道。“我希望你冷静一点。不是我不把这个男人让给你。而是这是父亲的决定。是整个家族的决定。”

    “什么狗屁家族决定!”梁琪恼羞成怒地呵斥道。“还不就是你想嫁入叶家?想成为叶家的儿媳妇?少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在这个家里,谁还不知道是谁?”

    梁薇闻言,微微皱眉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认为嫁给叶知秋是最优选。燕京城也没有更值得嫁的男人。”

    梁薇说罢,直勾勾盯着梁琪道:“你呢?你喜欢他什么?喜欢他英俊?还是喜欢他的出身?又或者,喜欢他不为人知的一面?喜欢他的心高气傲,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在这个家里,谁不知道谁?”梁薇用妹妹的话反将一军。“你别告诉我,你梁琪是为了爱情。”

    梁琪被姐姐拆穿了心思。脸色愈发阴寒道:“你哪里比我梁琪好?你是比我年轻漂亮。还是比我聪明智慧?父亲为什么非得选你。而不是我?”

    顿了顿,梁琪咬牙切齿道:“我不在乎父亲怎么惩罚我。也不在意家族如何看待我。”

    “为了我的未来幸福,为了我的婚姻大事。我绝不会妥协!”梁琪沉声说道。“迟早有一天,我会成为叶知秋的女人!”

    “我会把你所说的这一切。原封不动地转告父亲。是非曲折。让父亲定夺。”

    梁薇说罢。转身朝房间走去。不再理会怒火攻心的梁琪

    后者冷笑一声。也是径直回房去了。

    姐妹二人的心情都糟糕极了。

    她们各自都有自己的心思。可没能如愿的梁琪,又怎会心甘情愿?

    又岂会任由这一切与自己的意愿背道而驰?

    梁琪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事态朝自己的预期轨迹发展。

    ……

    第二天傍晚。

    本来计划着如何跟顶梁吃烛光晚餐的楚云又接到了梁琪打来的电话。

    他有些心烦。

    这女人有完没完?

    “我和唐梦姐姐在一起。楚先生如果晚上有空,过来一起聚一聚?”电话中,梁琪用极尽甜美的嗓音说道。

    楚云皱眉道:“你们女人的局,我一个大男人过来凑什么热闹?”

    “局是女人组的。但探讨的内容,却全都是男性话题。”梁琪嗓音软糯甜美。哪里还有半点跟梁薇争锋相对时的泼辣。根本就是个甜美女生嘛。

    “我很忙。没空。”楚云准备挂断电话。

    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聊的女人身上。

    真有那功夫,陪顶梁喝杯茶,看部电影不是更惬意?

    “楚先生不来,一定会后悔。”梁琪斩钉截铁地说道。

    “都严重到这种程度了?”楚云哭笑不得。“那不如你先说说。我为什么会后悔?我后悔的理由,又是什么?”

    “唐梦姐姐知道叶知秋的下一步计划。而且在叶知秋的下一步计划中。你的妻子苏明月,就是最主要的被攻击对象。”

    电话那边的梁琪一字一顿地说道:“楚先生。难道你一点儿也不关心苏老板的安全问题吗?”

    安全问题?

    楚云微微皱眉。目中闪过寒光:“给我地址。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后。

    楚云摘下围裙,并给顶梁发了条短信。临时取消了今晚的烛光晚餐。

    顶梁也没问缘由,只让楚云少喝点酒。

    在有事,基本和喝酒脱不了关系。

    楚云哑然失笑。只得应是。

    然后乘车来到了一家市中心的高级餐厅。

    餐厅内主打的是分子料理。

    什么叫分子料理呢?

    就是够少,就是一晚上不停地吃,也未必能吃饱的那种。

    吃的是一种情调,一种气氛。

    当然,最重要的是吃一种身份。

    楚云来到餐厅时。两个女人已经喝起来了。

    她们年龄相差颇大。

    但互相之间似乎颇有些话题。一看就是老相识了。

    楚云入座后,表情有些古怪地看了二女一眼。最终却将实现停留在唐梦美丽的脸庞上。

    楚云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她略施粉底的脸庞上,有红肿痕迹。哪怕餐厅内的灯光并不明亮,甚至颇为黑暗。

    也无法掩盖她脸上的红肿。

    “唐小姐这是怎么了?”楚云出于礼貌,很平静地问道。

    “被叶知秋打的。”梁琪耸肩道。

    “哦?”楚云挑眉道。“据我所知,叶知秋可是个温文尔雅的绅士。在京圈内的名声和威望,那都是一等一的儒雅公子。怎么会殴打唐小姐呢?”

    “哪有什么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梁琪眯眼说道。“不过是伪装得好罢了。”

    楚云斜睨了梁琪一眼:“那你还喜欢叶知秋?还一门心思想要嫁入叶家?跟你姐姐抢男人?”

    “这年头,有几个男人真能做到绝对的尊重女性?嫁给一个没用的废物,就能保证不挨打?”梁琪的逻辑很肆无忌惮,也很疯狂。

    从理论上来说,却也无可反驳。

    只不过太悲观了。一下子就把人性的阴暗面暴露出来。颇让人绝望。

    楚云抿了一口茶。吃了一口不知道什么味道的分子料理。眯眼说道:“梁小姐倒是看的通透。”

    话音刚落。

    楚云回头看了唐梦一眼:“唐小姐,叶知秋为什么要打你呢?”

    “因为他交代我的事儿,我没能完成。”唐梦很坦诚的说道。似乎并不忌讳挨打这件事。

    “因为你没能取得我们的信任。所以他不高兴了?”楚云玩味道。

    “严格来说。是没能取得楚先生的信任。”唐梦缓缓说道。“林万里对我还是相对信任的。”

    楚云陷入了沉默。

    这摊牌来的太快。

    唐梦也默认了,上一次见面,她的确是来玩无间道的。

    那么这一次呢?

    楚云直勾勾盯着唐梦。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