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书网 > 都市小说 > 嫁个夫君是神龙 > 第六百九十五章 龙君之怒
    “放肆!”圣母法杖点地,厉喝而出。

    圣母令出,圣母身后的龙族强者掌心已经蓄满法力。

    放肆!

    听了这两个字百灵本就淡的神情越发的淡,缓缓附上一层融不开的冰。

    大长老自然不敢把百灵的话当耳边风,他和对方结怨已深,对方恨不能找到借口对自己动手,他自不能给足了对方理由,只能满眼沉痛的看着凤鸣玄的元婴,“还请圣母为臣这不成器的孙儿做主!”

    凤颜兮苍白着脸道,“七主,得饶人处且饶人,斩他肉身已是足矣,再者今日真王登基,你当真是来搅局的吗?”

    凤颜兮的脸色苍白,娇俏的声音中多了三分柔弱,让在场的男子不由都生了怜惜之情,诸人虽然知道凤鸣玄罪有应得,但也觉得百灵当真太过不近人情,逐真将她捧为上宾,闹下去未免太不给逐真面子。

    虽然一向知道凤颜兮巧舌如簧,能言善辩,但几次三番的被对方带着走,百灵心头早已不耐。

    这时封云起冷声道:“敢问我百家王朝君王被您带来的人公然如此辱骂,最后却又迫于您施的压力放这玩意儿归山,这传回人族我七主的脸还往哪儿搁?”

    “都说凤王聪慧过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依我看呀,何止是聪慧过人,更是擅于避重就轻颠倒是非不是吗?”

    “对了,说话就说话,这里诸王都也是见过世面的,公众场合收起你那弱柳扶风的姿态,否则,龙君脸上也不好看不是吗?!”

    封云起此话出,凤颜兮当即冷了脸,她凤颜兮不是不承认她话语中多了几分技巧,但是说她故意在男人面前示弱,这就是诬陷!

    封云起淡笑,想当年他可也是风月场所混出来的,你红口白牙避重就轻的颠倒是非,吃定姨娘不会和你争辩,可他不怕,便由着你说,你想怎么说他便怎么回!

    这时,高台之上的逐真突然也开口:“本王都不嫌她搅场,凤王倒是替本王想得周到,只是不知我这朝圣山何时由外人做主了?”

    逐真也不得不承认凤颜兮对百灵说的话虽犀利了几分,但是在场面上也不能说失礼,不过管你是不是女人,是不是兽王,是不是失礼,本王帮亲不帮理!

    好一个九族王,凤颜兮脸色越发难看!

    封云起和逐真一唱一和,凤颜兮身为女王,又是龙族未来的龙后,自然不适合再与他们争辩,向来伶俐的凤颜兮今日也只能吃哑巴亏。

    可是事关凤颜兮的名节,圣母如何能忍?

    圣母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藐视一眼百灵,“当真是什么人能带出什么人,此等言语粗俗卑劣之人怎配入这神兽山?!”

    百灵紧握赤炎剑缓缓抬眸眯眼看向圣母!

    被圣母点名骂的封云起也不恼,反而从容道:“要论卑劣,这人世间有谁能比得上龙族圣母?虎毒还不食子,您呀自己的亲孙子都能联合外人算计着送去火坑,如今您这种道貌岸然的还能好好的出来夺权,更是人模狗样的在这里说着人话,我这种的也的确不屑在这有你的地方。”

    憋了这些年,终于见到这个老太婆,他若委曲求全,就是他母亲都不答应!

    圣母不屑的冷笑一声:“我龙族从未承认过那野种,我龙族的子嗣只会出自龙后,其他人都没有资格诞下我龙族子嗣!”

    “……”野种!

    诸王都不免要对圣母举个拇指,如今敢如此和七主说话的,都是不怕死的!

    一言当真是深深戳痛了四人!

    就在封云起怒起的时候,耀天黑袍下的一双手直指圣母,“你,我耀天记住了,今日之辱他日千倍奉还!”

    今日耀天一席话在他日战场上兑了现,但凡圣母的兵从无一人能从他手下回去!

    先不提后话,只看着圣母,百灵的一张脸已然冰封。

    “怎么,想动手?”圣母眼里闪着金光。

    百灵抿唇缓缓提剑。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凭空出现,“吾的子嗣又与圣母何干?吾生儿育女何时还需要圣母同意了?”

    “泽儿”圣母陡然一怔。

    百灵仿佛没有听到这个声音,长剑出,直取圣母头颅。

    就在赤炎剑距离圣母颈项分毫的时候,有冰凉长指徒手握住了赤炎剑!

    百灵看着挡在圣母面前的龙君泽,眼里是化不开的冰:“你今日保不住她,除非我死!”

    龙君泽眸子黑沉,“灵儿,信我这一次,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时间仿佛停顿了万古般,终于百灵撤回赤炎剑,“好,我等着你的交代!”只是她看着龙君泽的眼眸冷若冰霜,再无温度!

    龙君泽落地的时候,满堂皆起,就是封王仪式尾声的逐真都是齐齐跪拜,唯有百灵和蓝衣,耀天,封云起四人稳坐不动。

    龙君泽转身之际眸子里已是燃起滔天怒火,他一个闪身直接出现在逐真的高位之上。

    龙君泽落座的时候,一道身影凭空站立龙君泽身边。

    看着出现在龙君泽身后的人,圣母一顿,龙隐!

    龙君泽身边的人正是龙卫首领龙隐。

    龙隐此人能成为龙君泽一百三十六龙卫之首,那意味着什么?

    天赋和血脉自不用说,他是从整个龙族里挑选而出的最优秀者,后暗中的培育中更是三千万隐士中杀出的唯一一人,神帝后期巅峰的实力,精通龙族所有的密术和禁术,更是用至纯之血三次洗精伐髓,他掌管龙君泽所有的最隐秘的龙卫,敌得过千军万马!

    龙隐的来去向来无踪,轻易不现身,一旦现身便说明必有大事!

    上一次现身的时候圣母记得他血洗了苍离宫!

    并不叫下方的人起身,龙君泽看向圣母眼眸里含着利剑:“圣母掌了朝堂之权,难不成还想替吾当家?”

    “泽儿”五百万年,她带了龙君泽五百万年,他从未如今日这般寒声与她说话,更是公然称她圣母!

    “或许错的人是吾,有些人有些事错便是错,给千次机会都不知悔改!”

    龙君泽拳头紧握,出口的话森冷冰寒,“既然提及殇儿,圣母您不妨亲口说一说吾的殇儿的过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