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书网 > 都市小说 > 嫁个夫君是神龙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阵战九院
    明知讲理行不通,百灵还是想试一试,可是,此刻看来,她的一试果然还是太过讽刺。

    不说鬼老院,其他九大学院所带来的弟子最低的修为都在分神期,合体期的也不在少数。

    如果她的人选择硬拼,只怕那些长老和掌院者都不会坐视自己的弟子身死,如此,实力差距如此大,她们根本没有一战的可能。

    更何况,她也不能让这些分神期和出翘期明知是火坑还去跳。

    百灵珉唇,对萌儿点头。

    “起!”见势,萌儿当即大喝一声,龙君泽留下的阵法运转,形成一个气流保护罩将整个梨园护在罩内。

    “哼,不过是多此一举罢了!”清虚院的程长老冷喝一声,清虚院弟子纷纷亮出最强武器站立前排,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就在这时,风悦眸光复杂的传音给百灵道:“百灵,何苦要用这样的方式?事情没有绝对,回到学院还可以有很多的变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风悦的话已是很明显,只要百灵肯退一步,随他们走,到时候也许不一定会死。

    百灵摇头:“风悦长老,百灵不怕死,百灵只怕这些灵兽从今往后没了退路。”

    “唉!你且珍重!”

    风悦的传音刚结束,百灵脑海响起耀阳的声音:“百灵。”

    沉默片刻,百灵应一声:“嗯。”

    “对不起,那年你走的时候我说过的话……”话说一半,耀阳没了声音。

    “不过是一句话,我没往心里去。”今时,他始终立于瑾漪旁边,已经说明了很多。

    她和瑾漪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共处的一天,而他明知瑾漪的恶行还选择站在锦漪身边,她不怪他,也算能理解他,但是,要如何才能回到从前?

    “百灵,只要回到鬼老院,我们再想办法,我不会让你死的,过去的事情,瑾漪知道错了,她也是没有办法,她也会为你想办法。”

    百灵呵笑一声,这就是为什么回不去的原因,他信瑾漪是真心想保她,可是她不信!

    他说瑾漪是没有办法才对她动手,何其可笑,瑾漪没有办法,她就要死吗?

    “耀阳,你的心意我领了,最后奉劝你一句,回南火国做你的太子吧!”

    亲疏已别,自此珍重吧!

    说罢,百灵看向外面。

    楚易挥手,五行诀出,强大光柱直冲百灵而去,誓要一举毁灭百灵。

    让所有人惊讶的是,强大的五行诀遇上阵法气流竟是转眼消弭,仿佛那强大的攻击被阵法的气流悄无声息的吞噬。

    “怎么可能?”十大学院众人大惊,由五位分神期共同发出的五行诀威力绝不亚于洞虚期强者的全力一击。

    就是梨园的灵兽都有些吃惊,它们听萌儿说这阵法威力极强,却是未见过,对这阵法的威力也是存了保留意见,今日一见,当真坚固异常。

    五行院的四组五行诀全部没在阵法上溅起水花后,纷纷脸色难看的退后。

    这时清虚院的各弟子纷纷拿出看家本令,各术法齐齐飞行阵法。

    结果竟是一样,所有的攻击都仿佛小溪入了汪洋大海,被吞噬后溅不起一丝波澜。

    连阵法都破不了,谈何问罪百灵。

    一时,所有人脸色都有些难看,尤其是沈丛瑜,他以为今日能手刃百灵,可竟是让百灵布了这样的阵法,老天待他不公啊!

    九大学院弟子的攻击一波一波的上,都以失败告终,后来有人提议联合进攻。

    可是任凭一百八十一个弟子使出浑身解数,阵法依旧坚不可破。

    经过三天三夜的攻击,各弟子灰头土脸的回到原位。

    虽然阵法坚不可破,但阵法内的各灵兽也没有得意忘形,毕竟对方真正的强者都还没有动手。

    纵然对方强者都无法破阵,但谁又能知道这阵法能维持多久,可就算这阵法维持的时间达到数百年,可阵法外面的灵兽又要如何?

    所以,想到之后的事情,大家都没有露出半分的沾沾自喜。

    百灵缓缓起身,来到阵法的边缘,双手背后静观外面情形。

    各弟子无能为力,九大学院的长老商议半日,决定亲自上场,打破阵法后再由各弟子上阵,倒也不失各学院的威名。

    让人吃惊的是,九位洞虚期的长老联手攻击,这兽山都有些地动山摇,可阵法却依旧纹丝不动。

    “这怎么可能!”九位长老共同出手都失了面子,这要是传回大陆上,岂不是被各大家族,各门派看了笑话去。

    九位长老都是不甘,纷纷再次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阵法外都被击出了深渊,可结果都一样。

    看着各位掌院者,百灵徐徐开口:“不必浪费时间了,这是龙君泽离开时所布的阵法,唯有渡劫后期的强者方可破阵,省下这些时间和精力,我们不妨探讨一下这兽山灵兽的解决之道?”

    闻言,隐士院的洞虚前期长老头颅高扬,不屑开口:“你还不配与我等谈条件!”

    隐士院长老言语之不屑和冷漠让所有灵兽愤怒至极!

    “老东西,别让我们活着,否则一定灭了你满院!”白尔风当即怒道。

    “龟缩在阵法里,你还敢叫嚣,当真是可笑,有种你就活出灵兽的兽性,走出阵法来。”

    白尔风怒极:“老东西,同等修为,你敢和老子一战?”

    隐士院长老不应战,反而道:“放心,收拾了这个魔女,你们都逃不脱!”

    都逃不脱吗?

    百灵挥手打断白尔风即将出口的气话,眼眸冷厉的看着隐士院的长老:“你,我记住了,只要我百灵不死,你一定走不出这兽山!”

    既然打着正义的幌子来问罪于她,就按正义的道路走,关众灵兽何事?如今歪正都是他们说了算,当真是欺人太甚!

    隐士院的长老不屑:“那老夫就等着你活着走出这阵法!”

    瑾漪珉唇望向阵法里的百灵,传音给楚易:“在阵法造诣上没有人能和泽哥比,这阵法的确有可能是泽哥所布置,别让大家再浪费法力了,你不妨和山南掌院,云凌子掌院联手试一试,如果连你们都不行,这阵法我们恐怕是破不了了,只能另想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