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书网 > 都市小说 > 嫁个夫君是神龙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还回来吗
    百灵的眸子不经意间望向湖面,那里,龙君泽始终静坐,却不见晋级。

    百灵突然失了与萌儿玩闹的心,郁郁的难受,明明天赋异禀,却六十五年无法晋级,龙君泽一定很难受吧?

    有十年的时间,龙君泽不许她出现在他的面前,为此她哭过许多次,她都不再缠着他了,他还要她怎么样吗?

    那十年,她郁郁寡欢,后来在龙君泽神情淡淡的默许下,她重新见他,她的心情才有所好转,却也不敢太过接近他,免得又引起他的不快。

    百灵看着龙君泽的背影发呆,不知道什么时候,竟见龙君泽起身向她走来,她立刻变得有些紧张,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师父。”萌儿甜甜的叫。

    “嗯。”龙君泽点点头,一手放在萌儿的头上,看向百灵,难得的温声开口:“灵儿,我去生火,萌儿去抓鱼,你给我烤些鱼怎么样?”

    “好,好啊。”龙君泽开口的一瞬,百灵眼角酸涩,她仿佛是在做梦。

    龙君泽找来许多干竹子,炊烟转眼袅袅升起,萌儿也抓了三条大肥鱼归来。

    百灵摘了许多野果子,洗净放在干净的树叶上。

    她歪头打量两眼龙君泽,见其唇角含着笑,便松一口气,将竹子清理干净,插进鱼腹,架在火上。

    闻着鱼肉的鲜香,萌儿抱怨:“师娘偏心,这十多年都没有给萌儿烤过鱼。”

    百灵有些尴尬,塞一个果子进萌儿嘴里:“他胡言乱语的,我只是觉得修行更重要,不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在口腹之欲上。”

    “嗯。”龙君泽点点头。

    “师父,你还闭关吗?”萌儿眨巴着大眼睛歪头问。

    “不闭了。”龙君泽一手摸上萌儿的头竟是闲话家常:“萌儿将来想做什么?”

    “嗯?”萌儿眼睛亮晶晶的:“待萌儿修为有成,便可静等九方来拜,也可以像爹娘一样勇闯九方。”

    “哪九方?”龙君泽眸光闪了闪,那夫妻两个果然不是普通人。

    萌儿有些说不清,只道:“不是具体的哪九方,就是要有很多的人要来朝拜萌儿,萌儿也要征战很多地方,成为真正的强者。”

    真正的强者吗?龙君泽点点头:“成为强者后,无论何时何地,萌儿都要护师娘安危知道吗?”

    萌儿白色的小袍子穿在身上,贴身又可爱,说出的话竟也有些郑重:“萌儿记住了,无论何时何地,都要护师娘安全。”

    “嗯。”龙君泽点点头,看着鱼儿被烤出的油渍出神。

    一瞬,百灵心头闪过不安,龙君泽为何要这么说?他说不再闭关,那他,是要走了吗?

    这念头刚在心头闪过,百灵便强行压下,龙君泽修为还不够,怎么能走出这北之界?

    鱼儿渐熟,龙君泽拿出酒壶,倒满三个白玉小杯。

    萌儿抬起小脸:“萌儿也能喝酒吗?”

    龙君泽点头:“嗯,少喝一些。”说罢,他举杯看向百灵。

    百灵眸光涣散,一手拿起酒杯,放在唇边,一口酒入喉!

    此刻,再偿酒味,却再也没有那日偷喝那几口酒的痛快了。

    心头只余浓浓的苦涩。

    有什么是龙君泽不敢做的?

    三杯酒下肚,百灵呛出了眼泪,她摘下手镯,取出从老狮子那儿拿来的镶金边的黑袍,沉默一下,递给龙君泽:“我知道你不讲究这些,但还是换一身吧。”

    “嗯。”龙君泽竟是伸手接过。

    手里空空的时侯,百灵的心头几乎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便是龙君泽,时刻都是高傲的,时刻都是不认命的。

    自镯子里将那三万块高品灵石和七块极品灵石拿出,搁在地面:“你拿去布阵吧。”

    龙君泽摇摇头:“我这里还有近五千块,足够用来布阵了。”

    “出门在外,谁能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

    “纵然如此,我也不需要你的东西。”龙君泽摇摇头。

    “是啊,我的东西。”百灵垂眸,抿一口酒,“那么,算你借我的吧,再见面双倍还我。”

    看着百灵低垂的眉眼,龙君泽心头是浓浓的煎熬,在一起这么多年,她终究是最了解他的人,而他也是最了解她的人。

    她看似骨头软,却在触到她的底线的时候会比常人坚韧百倍,她看似没心没肺,实则是良善娇憨,大智若愚!

    无需他开口,她已经知道他要离开了吧?

    他知道,没有挽留,不是她不想,而是她足够了解他,也尊重他的选择。

    终究说不出拒绝的话,他将那灵石收起。

    百灵又漫漫的轻珉一杯酒,“龙君泽,我们认识有百年了吧?”

    “百年了。”

    “没你,便没有我,”百灵轻喃一句,摘下耳垂上的一只翠绿耳坠,挥手抹掉自己的痕迹,递出。

    “”龙君泽望着那翠绿耳坠良久不语。

    百灵珉唇:“给我一个心安。”

    “灵儿”

    “要不要吧?”百灵神情淡淡。

    龙君泽垂眸,伸手接过那耳坠,紧紧的握进掌心。

    百灵一身绿衣,低头斟满酒杯,露出纤长的颈项,一只耳坠孤零零的落在莹白颈项。

    龙君泽轻声道:“保重。”

    “这里是萌儿的天下,我是萌儿的师娘,谁能奈我何。”百灵喝了杯里的酒,漫不经心的问:“还回来吗?”

    “或许吧。”

    百灵想了想歪头,还是问出:“那我怎么办?”

    “待我修为有成,能安全带你离开时,一定返回接你。我知道萌儿的天赋不差,万一,我没有回来,萌儿不到渡劫期,你切不可冒然出去。”

    “嗯。”百灵点点头,“我等你来接我。”

    龙君泽点点头,看向萌儿:“为师刚才的话你可有听清?”

    “萌儿听清了,不到渡劫期不可带师娘离开这里。”

    “还有,为师离开的日子,你和你师娘都要勤奋修行,不可偷懒。”

    “萌儿知道了。”

    在龙君泽和萌儿说话的时候,百灵又喝了两杯,她软软倒在地面,树上的红色花瓣纷纷扬扬的落在她翠绿的衣衫和洁净的脸颊上。

    刺目的红花配上绿衣,似最冰凉的眼泪,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