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书网 > 都市小说 > 嫁个夫君是神龙 > 第七百七十二章 龙君禅位(5)
    龙君泽缓步走向龙族老祖们闭关之地。

    龙君泽入老祖们的闭关之地的第三年,兽族果然收到了百灵的止战书。

    龙君泽入老祖们闭关之地的第十个年头,是在龙隐的搀扶下从老祖的闭关之地出来的。

    彼时龙君泽身上满是凝固了的金色血液,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瘦若皮包骨。

    随龙君泽之后出来的龙苍梧看着这样的龙君泽,甚至都不忍直视,“你成功了,二十七老祖同意你传位烛年!”

    背转身,龙苍梧叹息一声:“谋算了这么多年,人兽也都按你的预想在内部清洗,怎么就不能等到这一战结束再退呢?你又何必受这九死一生的罪和万兽的不理解?”

    “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

    龙君泽迎着万丈霞芒笑,却不言语。

    从今往后,龙君泽就只是龙君泽,这样的感觉如此的新鲜,却勾缠他的灵魂。

    “恐怕不只是为烛年那小子稳固王权吧?”龙苍梧瞥一眼龙君泽:“若想彻底清理兽族顽固不化者你势必要从圣母手里夺回兵权,并与那丫头真正的打一场,你选在这个时候传位,究其原因是不想和那丫头为敌吧?你不在这个位置,往后那丫头行事也再不会束手束脚。”

    龙君泽轻笑:“何事可逃过太师公的眼。”

    龙苍梧叹息一声:“不管你为万兽谋了怎样的出路,世人只记得你在兽族最难的时候置你的臣民于不顾,龙倪也是再不会原谅你,你倒是宁愿寒尽万兽的心,自己背负骂名,也不让那丫头再为难半分。”

    龙君泽勾唇:“她为吾背负的骂名,受得委屈还少吗?”

    龙苍梧越发的没好气:“两个人的帐哪能算得那般清楚,再说那丫头群战兽王,半分情面都不留,受得委屈不都靠自己打回了吗?”

    龙君泽轻笑出声:“嗯,这一点吾甚感欣慰。”

    龙苍梧嘴角抽动,“你如今倒是变了个人似的,一日的笑便抵得上你活了五百万载的笑,罢了,只要你愿意,谁人也做不得你的主。”

    龙君泽躬身:“谢太师公成全。”

    “罢了,疗伤去吧,你身上这伤没个上万载难根除,切记不可轻视,否则渡至尊劫之时恐生变故。”

    龙君泽点头应下。

    龙君泽回朝堂坐了他此生最后一次的龙椅。

    当日,兽族对外宣布龙君泽禅位龙族之君位于烛年。

    紧接着,在同一日,万兽上书,烛年在同一日成为万兽之王。

    此后,人兽主战场由新君王烛年御驾亲征!

    此消息一出,举世震惊!

    百灵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三天三夜不曾开口,也不曾修行。

    第四日,百灵上早朝。

    朝堂之上,陈大牛竟然就立在了人群中,遗世而独立,却唯独对她笑得温柔又宠溺。

    百灵怔怔的看着他,朝臣朝拜她没有听到,朝臣争论她没有听到,她只看着他。

    百灵知道,此时堂下站着的是他的本尊。

    他的元婴和本尊终究是不一样的。

    元婴是法力所化,气息到底纯澈,而他的本尊就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池水,整个人高深莫测。

    尤其是那一双眸子,黝黑深彻的让人不敢直视,就算他脱下那身压抑的黑袍,敛去绝世容颜,也依旧让人从灵魂上震撼!

    他清减了那般多,是因为那一次在阴阳祭里受伤的缘故,还是又受了什么伤?

    龙君泽唇角含笑,一双眸子敛去浩瀚星辰,只装了她,也任她看着他。

    那一日,他说他要离开了,再次相见的时候,他们的身份会不同,她只当他会在人兽真正大战的时候出现。

    谁曾想所谓身份不同竟是指这个,他再不是龙族的王,再不是万兽的王!

    他在人兽两族之战的关键时刻彻底的立在了她的朝堂,站在了她的身后!

    后来,是兽族派使臣来谈停战一事百灵才回了神。

    让百灵意外的是,兽族派来的人竟然是烛萸,这恐怕是烛年的意思!

    烛萸看着王位上的百灵,眸色复杂,却是喜悦更多。

    烛萸传达了兽族新君王烛年的话:“如若七主同意仙界人族不再越界仙界灵兽之地,神界战场可休。”

    百灵一笑,“你兽族如今是在同我讲条件吗?”

    烛萸恭声道:“七主,既是止战,双方都该拿出诚意不是吗?”

    还不由百灵开口,一些朝臣便纷纷开口:“以你兽族如今的局势,七主肯止战已是给了你们天大的面子,你们有何资格提条件?”

    “你兽族不愿止战,我人族还当真不畏惧!”

    “七主,兽族如此不识抬举,臣等皆认为此时止战并不妥。”

    “七主,兽族龙君胆小怕事畏惧于您,主动退位,放手兽族,所以这兽族已经不足为惧,此时止战如何对得起为这场战争死去的将士和无辜百姓?”

    闻言,烛萸眼眸微红,人族如此诋毁龙君!

    可是偏偏她说不出争辩的话!

    确实,她们敬重了一世的君王如今放弃了他们!

    百灵脸上的神情莫测,只看着方才开口的诸人。

    方才开口的人,是百家军这几年新吸收的超级强者,是在她提出愿意与兽族停战后,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一些岁月长河中的超级强者。

    这些人自打入了百家军,便始终在她的耳边谏言,要与兽族一战到底!

    终于,百灵淡淡收回目光,唇角勾起一个冷漠的笑:“龙君泽畏惧于本王?本王怎么不知道自己何曾如此无敌了?再者是谁告诉你龙君泽退位便是置兽族于不顾?”

    “我百家军向来脚踏实地,这种捕风捉影的话在这朝堂说来难免误导我军,如若因此有所损失,你……可担得起?!”

    方才的强者被百灵打了脸心头虽怒,但还是不得不跪下请罪,“七主,是臣言语有失,请您降罪。”

    见此,龙君泽眸子灼热,她这是不容别人诋毁他吗?

    嗯……这般护短,他怎如此欢喜?

    百灵眸光扫过朝堂所有人,不怒而威,“起来吧,往后切记祸从口出,还是谨言慎行为好。”

    百灵转向烛萸的时候神情温和了几分,“回去告诉烛年,从今往后,神界主战场,谁先主动谈和,谁小狗。”

    “”百灵此言出,满堂皆静!

    这话怎么这么的熟悉?

    当年战仙界的时候七主貌似就是这么说的?

    他们记得,仙界的主战场最后还是兽族提出要停的,当年烛年生生的担了这小狗的名!

    那年,堂堂龙族护法被如此奚落,烛年没少受笑话。

    难道历史又要重演了吗?

    可如今人家烛年已经是君王了,她这是追着要把这小狗之名从护法烛年头上重新安在君王烛年头上?

    那烛年岂不是要被笑一世?

    够狠!

    这烛年当年得罪七主不浅呀,诸人开始考虑自己是否在哪里也得罪过七主?

    烛萸也是微愣,片刻眸子红了起来,漫长岁月,她以为做了人族统御者的百灵该是怎样的冷漠,可似乎故人还是那个故人!

    “呃……”龙君泽唇角隐笑,摸摸鼻尖,她对烛年意见挺大?

    百灵也看到了龙君泽带笑的眼神,有一瞬间的窘迫,她能说这话她就是给他龙君泽准备的吗?结果他倒是逃得快,这锅只能烛年再背一次!